這是剛剛看到的兩篇文章

我覺得寫得很有趣

^^看看吧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除舊佈新

一如往常的將雙腳套進鞋子...

整了整鞋舌綁好鞋帶仔細將二邊的長度拉齊...

順了順褲管後拿起包包...

走出家門站在走廊等待電梯從一樓慢慢的向上爬的時候...

二隻腳輪流向地面惦了惦...

怎麼著卻從腳底傳來一陣異樣感...

重複的動作再試著頓了頓...

依然理不出一個鞋子與腳掌的熟悉謀合...

咦...到昨天為止...它還是雙舒適的鞋啊!?

_

是突然發現鞋底磨平了?

還是固定鞋身的縫線漸漸鬆了?

又或是粘接鞋子的膠有一二處微微的裂開?

唉啊...是舊了...關於鞋子的什麼毛病都各處顯露了出來...

看著髒兮兮的鞋帶以醜露的姿態從褲管底部探出頭...

這雙在五分鐘前還是最愛最常穿的鞋子...

一下子地位驟降...

似乎是該慢慢將它打入冷宮塞到鞋櫃的深處......

_


就像到昨天為止還話很投機...

今兒個聊天的時候怎麼著心神極度不寧...

一雙眼只能專注在他嘴邊的肌肉...

那嘴角擺動的幅度依舊...

身體用來搭配的手勢依舊...

重複的話題依舊...

我的雙眼自動切換成了動物星球頻道...

仔細的分析著他的五官...

原來他的長相是這樣...

大大的眼睛適中的鼻子右邊臉脥有二顆較深的痘疤...

鬍子左右臉分佈不均...左耳比右耳稍稍外翻了些...

愛了這麼多年...終於可以仔細的看清他的長相...

愛情讓人盲目的病症稍稍退了些嗎??

是啊...愛情舊了...眼睛跟著亮了...

_

找個機會逛百貨公司的時候...

記得要為自己再添購一雙新鞋...

關於鞋子舊了的問題到很好解決...

東西舊了...隨手換件新的就好...

可是...

當愛情舊了...

又或著自己也舊了呢??

_

我們只記得想要翻新愛情...

卻常常忘記要翻新自己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斷線的背後



msn視窗對話。

 

James@一天八百個會議:所以妳的心理學課程,還要半年對嗎?

Enya:差不多,這幾年來我欠你的債,也差不多要開始還才可以…

James@一天八百個會議:想太多,一個月匯給妳個幾萬元,對我來說,不是太重要……

Enya:你在台灣…做這麼好,身邊…不會有很多女人吧……

──James@一天八百個會議已經離線,你的訊息,將會在對方上線後顯示──

 


這是我和James最後一次在msn上面的對話了。

 

我很緊張。因為我非常在乎他。可能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的環境很像吧。

 

從小就都是沒有父母,獨立成長的我們兩人,在大四那年認識了。說也奇怪,一向充滿不安感的我,看到James之後,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似的,那麼的安心,在他身邊,我總覺得,任何難關,都可以度過。

 

當然也是和James的能力有關吧。

 

從小到大,他就一直是個功課好,人緣佳的學生,上了大學之後,更是受到校內各大教授的青睞,一直要他留在學校在教授身邊做研究。

 

只不過,James的想法我一直不懂。

 

也許是他的心太大了。

 

我一直以為,他是要朝學術的方面研究,拿到博士學位,應該是他人生中的最終目標,沒想到,在我們相識的那一年,在我說完我的夢想之後,我才驚訝到他的野心之大。

 

「…我想去英國唸心理…哈…雖然沒有錢啦……」當初才是第三次見面,但我知道,我們兩人已經對彼此,充滿了好感。

 

「……喔喔……那…妳和我想的差很多唷……」James笑著說。

 

而在他說出那番話之前,我一直以為,我們兩人是可以一起出國唸書,一起追求學問的。

 

「怎麼說?」我問。

 

「我…我想要賺大錢…我要留在台灣,做一個大企業家……」James說的斬釘截鐵,但我當初實在不太認為,他有這樣的潛力。

 

我想,我看人的經驗還不夠多,應該是看走眼了。

 

因為就在那天晚上之後,我們兩人就開始交往,感情好到連我自己都忘了,James曾經和我是陌生人的這件事情……

 

我們兩人每天窩在他那兩三坪大的宿舍中。我為了他,甚至考慮放棄我的求學夢(畢竟我也沒有足夠的錢),想要留在台灣一起打拼,但是James的態度,卻硬生生的把我打醒。

 

「我們不是要為了沉淪才談感情的,妳去英國讀書,每個月我會匯錢給妳……」

我聽得半信半疑,畢竟,如果每個月沒有個十來萬,我在英國豈不就會淪落街頭。不過基於對James的信任,我硬著頭皮自己一個人出了國。而不可思議的James,在短短的一年內,竟然當上了公司的副總,每個月按時按份的匯錢給我。

 

透過了msn的視訊功能,我看到了他搬家後,現在住的環境,金碧輝煌,而從他每天改變的暱稱看來,James的行程,真是滿到一個不行。

 

我一方面替他開心,另一方面卻又擔心了起來。

 

原因就來自於那個最後的對話訊息。

 

事實上,這個斷線的時間點相當巧妙,因為,我自己在英國打工存了些錢,正打算自己飛回台灣,給James一個驚喜,只不過沒想到最後我們倆人的對話,會在那件話題上面畫下休止符。

 

在飛往台灣的機上,我的心忐忑不安。難道,是因為心虛,所以James才會挑那個時間點故意下線…還是……另有隱情!?!

 

下了飛機已經是台灣時間的傍晚。在飛機上我就已經發現,我沒有他新家的地址,為了要給他驚喜,我又不想問他,因此我抄下了他公司電話,想要透過公司去他家找他。

 

不過公司方面當然是拒絕透露員工資訊-更何況是James職位那麼高的員工。我無可奈何的拖著行李,走到了以前的宿舍,想要問一下房東,是否知道James的新家,我心想,如果這邊再不行,我也只好直接打電話給他,大不了是少了些驚喜罷了。

 

台灣時間晚上十點鐘左右。房東的門沒有人應……我一個人站在舊的學生宿舍外面,有點進退兩難。

 

無計可施之下,我只好撥電話給James

 

「喂喂…我回台灣了…」我說。

「啊真的呀,我開車去接妳,妳現在在哪裡…」James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急促,我真不希望聽到他現在還在辦公室加班。

 

晚上十點多的台灣冬天有點冷,這時,舊學生宿舍外有一輛看似送披薩的外送摩托車從遠至近駛來,停在了門口。

 

「我回家把西裝換掉就去接妳……」James的聲音持續從手機那頭傳來,但我聽到同樣的話語,從那輛外送摩托車上面也傳來。

 

就像是立體音響般……

 

然後我看到拿下了安全帽後的James,以及他看到我後的一臉失神。

 

我們兩人對峙了一會兒。從那刻起,兩個人沒有再開口說話。他拿出鑰匙開了那間舊學生宿舍的門,我跟著他走了進去。

 

房間依舊小。我看到James習慣性的在月曆上面寫滿了預定行程。

打工,打工,家教,打工,家教,加油站,打工……一個禮拜七天的每個時段,畫滿了行程…然而,並不是什麼企業內的上班或是會議……

 

我的眼眶,微微的紅了…接著我看到了電腦正前方的牆壁上,有著一幅室內設計的大圖,金碧輝煌…我記得,我看過……

 

然後我看到,在電腦螢幕上的某張便利貼上寫著,「記得湊出錢繳室內電話費……」。

 

我的眼淚,再也控制不住……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蓓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jeff750403
  • 兩篇都蠻特別的...=.=||

    預計今年七月中會開一個同學會
    因為離我們進國中到今年七月剛好十年
    希望你有空的話也可以來@@
  • 哈哈
    七月阿...要看幾號
    如果我有回去的話當然OK阿^^

    蓓蓓 於 2009/02/07 20:40 回覆

  • muji26
  • 好多字 雖然想看
    但還是算了吧
    很懶
    騙我 你沒找我吃飯 給我記住
  • 後...很懶惰ㄟ
    我不喜歡你這張照片
    有點像吸毒
    哈哈哎呀
    下次下次
    你自己還不是也在打牌

    蓓蓓 於 2009/02/09 17:3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