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超想哭...


劉剛是個搶劫犯,入獄一年了,從來沒人看過他。

眼看別的犯人隔三岔五就有人來探監,送來各種好吃的,劉剛眼饞,就給父母寫信,讓他們來,也不為好吃的,就是想他們。

在無數封信石沉大海後,劉剛明白了,父母拋棄了他。傷心和絕望之餘,他又寫了一封信,說如果父母如果再不來,他們將永遠失去他這個兒子。這不是說氣話,幾個重刑犯拉他一起越獄不是一兩天了,他只是一直下不了決心,現在反正是爹不親娘不愛、赤條條無牽掛了,還有什麼好擔心的?

這天天氣特別冷。劉剛正和幾個“禿瓢”密謀越獄,忽然,有人喊倒:“劉剛,有人來看你!”會是誰呢?進探監室一看,劉剛呆了,是媽媽!一年不見,媽媽變得都認不出來了。才五十開外的人。頭髮全白了,腰彎得像蝦米,人瘦得不成形,衣裳破破爛爛,一雙腳竟然光著,滿是污垢和血跡,身旁還放著兩隻破麻布口袋。

娘兒兩對視著,沒等劉剛開口,媽媽渾濁的眼淚就流出來了,她邊抹眼淚,年、邊說:“小剛,信我收到了,別怪爸媽狠心,實在是抽不開身啊,你爸……又病了,我要服侍他,再說路又遠……”這時,指導員端來一大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面進來了,熱情的說:“大娘,吃口面再談。”劉媽媽忙站起身,手在身上使勁的擦著:“使不得、使不得。”指導員把碗塞到老人的手中,笑著說:“我娘也就您這個歲數了,娘吃兒子一碗面不應該嗎?”劉媽媽不再說話,低下頭“呼啦呼啦”吃起來,吃得是那個快那個香啊,好象多少天沒吃飯了。

等媽媽吃完了,劉剛看著她那雙又紅又腫、裂了許多血口的腳,忍不住問:“媽,你的腳怎麼了?鞋呢?”還沒等媽媽回答,指導員冷冷地接過話:“你媽是步行來的,鞋早磨破了。”

步行?從家到這兒有三四百里路,而且很長一段是山路!劉剛慢慢蹲下身,輕輕撫著那雙不成形的腳:“媽,你怎麼不坐車啊?怎麼不買雙鞋啊?”

媽媽縮起腳,裝著不在意的說:“坐什麼車啊,走路挺好的,唉,今年鬧豬瘟,家裏的幾頭豬全死了,天有幹,莊稼收成不好,還有你爸……看病……花了好多錢……你爸身子好的話,我們早來看你了,你別怪爸媽。”

指導員擦了擦眼淚,悄悄退了出去。劉剛低著頭問:“爸的身子好些了嗎?”

劉剛等了半天不見回答,頭一抬,媽媽正在擦眼淚,嘴裏卻說:“沙子迷眼了,你問你爸?噢,他快好了……他讓我告訴你,別牽掛他,好好改造。”
探監時間結束了。指導員進來,手裏抓著一大把票子,說:“大娘,這是我們幾個管教人員的一點心意,您可不能光著腳走回去了,不然,劉剛還不心疼死啊!”

劉剛媽媽雙手直搖,說:“這哪成啊,娃兒在你這裏,已夠你操心的了,我再要你錢,不是折我的壽嗎?”

指導員聲音顫抖著說:“做兒子的,不能讓你享福,反而讓老人擔驚受怕,讓您光腳走幾百里路來這兒,如果再光腳走回去,這個兒子還算個人嗎?”

劉剛撐不住了,聲音嘶啞地喊道:“媽!”就再也發不出聲了,此時窗外也是泣聲一片,那是指導員喊來旁觀的勞改犯們發出的。

這時,有個獄警進了屋,故做輕鬆地說:“別哭了,媽媽來看兒子是喜事啊,應該笑才對,讓我看看大娘帶了什麼好吃的。” 他邊說邊拎起麻袋就倒,劉剛媽媽來不及阻擋,口袋裏的東西全倒了出來。頓時,所有的人都愣了。

第一隻口袋倒出的,全是饅頭、面餅什麼的,四分五裂,硬如石頭,而且個個不同。不用說,這是劉剛媽媽一路乞討來的。劉剛媽媽窘極了,雙手揪著衣角,喃喃的說:“娃,別怪媽做這下作事,家裏實在拿不出什麼東西……”

劉剛像沒聽見似的,直勾勾地盯住第二隻麻袋裏倒出的東西,那是—一個骨灰盒!劉剛呆呆的問:“媽,這是什麼?”劉剛媽神色慌張起來,伸手要抱那個骨灰盒:“沒……沒什麼……”劉剛發瘋般搶了過來,渾身顫抖:“媽,這是什麼?!”

劉剛媽無力地坐了下去,花白的頭髮劇烈的抖動著。好半天,她才吃力地說:“那是……你爸!為了攢錢來看你,他沒日沒夜地打工,身子給累垮了。臨死前,他說他生前沒來看你,心裏難受,死後一定要我帶他來,看你最後一眼……”

劉剛發出撕心裂肺的一聲長號:“爸,我改……”接著“撲通”一聲跪了下去,一個勁兒地用頭撞地。“撲通、撲通”,只見探監室外黑亞亞跪倒一片,痛哭聲響徹天空……

如果您感動了,就拿起手中的電話給媽媽打個電話:媽媽我愛您!

Posted by 蓓蓓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Post Comment
  • Private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