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生們~~看看下面故事吧~~
到底是愛一個人對你們來說比較重要
還是是不是處女比較重要呢~
重要的是二個人可以結婚可以在一起生活
一直到永遠比較重要吧~
何必在拿這種話題來傷害女人~

莫名其妙的和她上床,也糊裡糊塗的接受她。
明知自己不是她第一個男人,但為了孩子,不得不娶她。
就因為不是她第一個男人,他一直懷疑肚子裡的孩子真是他的嗎?
孩子出世了,和他如同一轍,宛如一個模子印出來一樣,
他才承認這是他的對她的疑心也隨著一句句的~~孩子跟你好像。
~~漸漸降低。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今天是他們結婚第二年,沒有鮮花,沒有甜言蜜語,當然也不會有燭光晚餐。
淑靜照往常一樣靜靜地在家等候柏正,已經十點了,他還沒有回來。
這是當初她選擇他的其中原因之一,但是她萬萬沒想到,
博正的(處女情結)竟然那麼深。
從結婚到現在,只要淑靜拒絕柏正,柏正都會說:
「又不是沒經驗,裝什麼處女。嫌我技術比妳以前的男人差?」
可是淑靜想要解釋,柏正又說:
「好啦!好啦!我知道啦!妳不用說了,反正妳學歷比我高,口才比我好嘛!」
就這樣,淑靜過著做不能做,說不能說的婚姻生活。她好痛苦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他們平均一個月回去鄉下一次,看公婆也看小孩。小孩已經一歲了,
稍微會扶著東西走路。淑靜除了逗弄小孩之外,還拖地,洗衣;
中午她把飯煮好叫大家來吃。

小姑舀了一些蘿蔔湯起來「媽,妳今天怎麼把蘿蔔切的這麼大塊?」
「那是妳二嫂煮的。」婆婆把責任推給媳婦。
淑靜的大伯看到淑靜好像快哭出來,連忙說:
「你們怎麼那麼笨,蘿蔔切大塊煮起來才好吃,妳沒看到外面的人賣蘿蔔湯都是切這樣的嗎?」
淑靜看著大伯站出來替自己圓場,可是博正一句話也不說,心不禁冷了下來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過年期間,許多親戚都來到鄉下拜年,有的還會住下一,二天;
淑靜坐在小板凳,看著像一座小山的衣服不禁皺起眉頭。
剛剛大伯看到淑靜抱著一大桶衣服往外走,就說丟到洗衣機就好了,
可是婆婆說衣服用洗衣機洗會變皺,而且這些衣服都是新的,
一定要用手洗;淑靜只好把衣服抱到外面洗。
迎著冷風,把手伸進冷的像冰的水,又抽離起來,搓著雙手;
她咬緊牙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在洗衣板上搓洗,當她弄好時已經是二個小時後的事了。
晚上婆婆在樓上對著公公發牢騷,
「她瞎了是不是?一隻襪子也不知道要拿去洗,還把博文的衣服染成這樣。」
「淑靜又不是故意的,那隻襪子塞在桶子旁邊,她可能沒看到;
 博文的衣服就不要穿了嘛!幹嘛這樣大驚小怪的。」公公在旁幫淑靜
說情。婆婆在樓上講話,幾乎樓下的她們都有聽到,淑靜只能坐在那裡接受審判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這幾天大伯帶著女朋友去墾丁玩,順道來博正的家住一晚;
因為淑靜在果菜批發商裡做會計,所以早上六點就要上班。
大伯一早起來聽博正說淑靜去上班了,他和女朋友心想淑靜大概還沒吃早餐吧!
兩人買了一份早餐送給淑靜吃。
淑靜接著這一份熱騰騰的早餐,眼淚差點留下來,連她自己的老公都沒這麼體貼。
淑靜懷孕了,連續好幾天晚上電話鈴聲響,博正去接,對方都沒有出聲音,
最後博正有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。他掛斷電話,
「妳在外面交男朋友?」
「你在說什麼啊?」淑靜一臉疑惑。
「妳給我戴綠帽子,是不是?這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?」博正的臉上寫滿了忌妒,懷疑。
「這肚子裡的孩子當然是你的,還會有誰的?」淑靜撫著肚子想保護她。
「我的?妳想騙誰,男人都找到這裡來了。走,去把她拿掉。走。」拉起淑靜往外走。
「博正,你不要這樣好不好?就為了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,你就判我這種行你太不可理喻了。」
淑靜甩開他的手,摸著被他拉疼的地方。
「我不可理喻?對,我就是不可理喻,我就是不要這個孩子,走,去拿他。」
博正不管淑靜的掙扎,硬把她帶到醫院拿掉孩子。
淑靜萬念俱灰躺在床上哭,博正連一句安慰話也沒。
就這樣,只要淑靜一懷孕,他就帶 她去拿掉孩子。

* * * * * * *

淑靜的媽媽遠從花蓮來看淑靜,她看到淑靜消瘦的身材,面無血色的臉龐,問她,
「淑靜,妳是沒在吃,是不是?怎麼瘦那麼多。」
「有呀!」
「有?有會那麼瘦,簡直不成人樣。」媽媽捨不得的說。
淑靜把事情從頭到尾說給媽媽聽,媽媽聽的大發雷霆,「跟他離婚,我們家這一口飯給妳。」
「媽,妳不要生氣啦!這是我選的,我就該承擔。」
「妳怎麼那麼傻,當初為什麼不告訴媽媽,媽媽可以帶妳去做手術。」
「我也沒想那麼多。」
「那妳現在怎麼辦?一懷孕就拿掉?妳不知道這比生小孩還要傷身體嗎?」
媽媽真擔心才二十二歲的淑靜怎麼過未來幾十年的婚姻生活?
「媽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?」她喑喑咽咽的哭起來。
媽媽拍拍她的肩,
「別哭,媽媽帶妳去醫院裝避孕器。既然博正不愛惜妳,妳要愛惜妳自己,知道嗎?」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淑靜利用果菜市場休假期間回去看小孩,小姑常常向她提起一個男孩子。
淑靜了解小姑戀愛了,可是那個男孩竟比小姑小三歲,公婆當然不答應。
二日來,她觀察小姑每天早上都會從皮包裡拿個像避孕藥丸的東西吃,
淑靜又不敢私自打開小姑的皮包,只好回去時再告訴博正。「真有這種事?」
博正不大相信。「這只是我的猜測。博正,你要不要叫小姑來我們這邊問看看?」
「嗯~我會打電話給她,先騙她說要帶她去玩,等她來了再問吧!」
博正拿電話家,終於她上勾了,就等她星期日來的時候再說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「二哥,二嫂,我來了。」博美一進門就找他們。
看到小姑來了,淑靜好高興,「妳來了呀!來,坐。」
博正從房裡出來,「坐車會不會累?」
博美接下二嫂的飲料,「不會,二哥,你要帶我到哪裡去玩?」
「看妳想去哪裡玩,二哥就帶妳去;不過妳要老實的回答二哥的問題。」博正神色凝重的說。
「幹嘛!二哥,表情那麼嚴肅,好吧!你問。」博美不知死活的喝著飲料。
「聽爸媽說妳交了一個男朋友?」
「嗯!」
「而且還小妳三歲?」
「嗯!」「你們進展到什麼地步了?牽手?接吻?還是已經……發生關係 ?」
「我……」博美不知該怎麼說?
博正看到妹妹的表情和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,大概也知道答案。
「爸媽絕不會答應妳嫁給一個小妳三歲的男人,妳知道吧!」
「我頂多不嫁。」博美嘔氣的說。
「不嫁?就跟那個混小子一直鬼混下去?」博正對著妹妹吼。
從來沒有被哥哥罵過的博美,哭了起來。
淑靜坐在她旁邊安慰博美:「小姑,妳哥哥是關心妳,女人總是老的比較快,
他怕到時妳嫁過去,人老珠黃時,那個男孩子會拋棄妳,了解嗎?」
「二嫂,我知道,可是我沒辦法斷啊!我把一切都給他了。」博美講到這裡越哭越大聲。
「沒有關係,二嫂帶妳去做處女膜手術,
 只要妳跟他不再往來,好不好?我們可以再重新開始。」淑靜抱著她。
過了三個月,博美和那個男孩子總算不再往來,淑靜陪著博美去一家整形外科坐處女膜整形。
回到家,博美拉著淑靜的手,「二嫂,謝謝妳。」淑靜只是笑一笑。
「博美,妳二嫂已經帶妳去做了手術,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能再隨便和男人上床,除非新婚之夜才可以,知不知道?」
「二哥,我知道啦!」博美答應二哥,經過這次教訓,她不會再重蹈覆策了。
過了一年,博美經由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個男孩,交往半年,
男方說他三十二歲年紀不小了,要到博美的家提親,博美也答應。
訂婚後,男孩子都會暗示博美想要進一步的發展,但是博美想起二哥的叮嚀,都拒絕他。
自從淑靜帶著博美去做手術後,兩人的關係比姊妹還要親。
三個月後博美嫁出去了,淑靜很擔心博美的整形手術不知道會不會成功?
在博美上禮車前,小聲的說:「小姑,明天早上記得打電話給我。」
一早,淑靜就待在電話旁等候,婆婆來叫淑靜去掃地,洗衣,博正都會替淑靜回答:「媽,我來就好。」
婆婆看著他們兩人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,「不用了。」說完就走。
終於鈴聲響了,淑靜馬上接起電話,「喂,小姑……成功了嗎?…真的……好,再見。」
「怎樣?有成功嗎?」博正緊張的問她。
「嗯!成功了。」淑靜笑一笑
博正高興的抱著淑靜,「謝謝妳。」推開了博正,淑靜苦笑著,
「不用謝我,我只是不想再有第二個吳淑靜。」說完就拿起掃把掃地。
博正聽完淑靜的話,才知道自己傷害她有多深。
他下定決心,從現在開始,他要好好的愛她。
淑靜最近這幾個月的月經都不順,不是太早就是太晚,她不在意;
直到這次的月經血流量多的讓她雙腳發軟,她才去看醫生。
「黃太太,妳這種情形已經多久?」醫生看到淑靜從內診室出來,問她。
淑靜坐在椅子上,「大概將近一年了。」
「妳怎麼拖那麼久才來?妳有拿過小孩吧?刮除不乾淨,再加上傷到子宮壁,
 妳的子宮裡長瘤,妳最好盡快開刀,要不然對妳不好喔!」醫生建議她。
「醫生,那瘤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?」
「這要等妳開刀後拿去檢驗才知道。」

* * * * * * * *
她六神無主的坐在客廳,連博正回來了她也不知道。
博正脫下外套,看淑靜呆呆的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,親一下她的臉,
「為了公司的事心情不好?」被突來的親吻驚醒的淑靜,一想到她和博正好不容易才剛
開始的甜蜜生活,萬一在開刀中不幸走了,那她怎麼走的開?
「妳怎麼哭了?什麼事讓妳這樣苦惱?」
博正擦擦她的淚。「我要開刀。」
「開刀?為什麼要開刀?」博正看她好好的。
「因為以前拿孩子太多次了,刮除不乾淨,再加上傷到子宮,我的子宮裡長瘤。」
淑靜把醫生診斷的話說給博正聽。
博正不敢相信自己以前的作為竟然造成淑靜現在的傷害那麼大,
「什麼時候開刀?我陪妳。」
「不用了,以前我生病你也沒陪我,這次我自己去就好。」淑靜不敢奢望。
「淑靜,妳不要這樣好不好?我陪妳去,從頭到尾陪妳。」
博正為自己的不是開始後悔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開刀房前,淑靜的媽媽看到博正緊張的走來走去,不屑的說:
「博正,你現在走來走去是走真的?還是走給別人看的?
 要不是你醋桶那麼大,逼著淑靜一懷孕就拿掉,
 她今天會躺在開刀房任人宰割嗎?我是把話跟你講在前面,
 淑靜有個三長兩短,可別怪我不客氣。」
博美看到親家母生氣的樣子,連忙出來替哥哥說情,
「親家母,我二嫂不會有事的,二哥最近也對二嫂很好。」
「最近才對她好有什麼用,平時不珍惜。」淑靜的媽媽替女兒打抱不平。
「媽,對不起,我知道錯了,請妳原諒我。」
博正一臉慚愧的站在丈母娘面前讓她數落。
過了二個小時,「吳淑靜的家屬」護士在門口喊。
看到有人走過來,「你們是吳淑靜的家屬?她已經在恢復室,看誰要過去陪她?」
淑靜的媽媽雖然想要進去,但她知道目前淑靜最想看的人是誰,所以就叫博正進去。
博正跟著護士來到淑靜的病床旁,淑靜的麻醉藥劑還沒退,
躺在病床上像睡著一樣,消瘦的臉經過開刀更加沒有血色。
博正深呼吸盡量不讓眼淚留下來。
他聽護士的話,盡量跟淑靜說話不要讓她睡著。
淑靜隨著麻醉藥劑漸漸退了,身體的病痛也越來越難過,
她拉扯床巾,一直搖頭喊痛。
博正一夜沒睡陪著她,這就是他種下的孽,也是他要承受的果。
可是淑靜受的苦比他還多。
第二天,醫生來探房,簡單的和淑靜問幾句話後,叫博正出來。
「你太太的檢驗報告出來了,是惡性腫瘤,而且已經轉變成癌症。」
博正不敢相信,「會不會檢驗錯了?」
醫生搖搖頭,「黃先生,她剩下的日子不多,好好陪她吧!」
看到博正進來,淑靜問他,「博正,醫生跟你說什麼?怎麼那麼久。」
「沒事,他只是說這幾天傷口好了就可以出院了,我剛剛去打電話給媽媽,告訴她這個好消息。」
「喔!是這樣。我想睡了,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床搖下來一點。」
「好。」博正慢慢地把床搖下來,看著淑靜睡了,眼淚一滴滴的掉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「你還我女兒來…還我女兒來……她好好的一個人嫁到你們家,
 做牛做馬,毫無怨尤……你還這樣對待她……你還是人嗎?」
博正跪在靈前,任由丈母娘怎麼打,怎麼罵,他都不還手也不還口。
是他對不起她,是他害她年紀輕輕的就這麼走了。
「親家母,別打了,我知道這對妳很不公平,可是人死不能復生,妳就別再傷心了。」
博正的爸爸扶起她。
「把她送回花蓮。」淑靜的媽媽很痛心的說。
博正的媽媽一聽到馬上反對,
「不行,親家母,她嫁到我們家來就是我們 的人了,怎麼可以把她送回去?」
「你們的人?你們有當她是你們的人嗎?大冷天的叫她一個人洗一大桶的衣服,
 對她喚東喚西的,一下子要她做這個,一下子要她做那個,我看她是你們的僕人吧!」
淑靜的媽媽把淑靜回娘家時說的苦處全說出來。
「妳……」博正的媽媽說不出話。
「我地已經買好了,她生前都沒人疼,死後你們會去看她嗎?」
「媽,我求求妳,把她留下來好不好?」博正跪在淑靜的媽媽面前。
「博正,不是我要把你們拆散,你有沒有想過,當你硬拖著淑靜去墮胎時,
 淑靜也是像你現在求我的樣子在哀求你,求你相信她,求你讓她生下孩子,
 可是你是怎麼對待她的?她每次一懷孕,你就帶她去墮胎。」
博正的爸爸一聽到親家母的話,走過去揍博正一拳,
「你這個畜生,你竟敢這樣對待淑靜,看我怎麼修理你。」
他一拳一拳的揍在博正的身上,直到博文強拉開爸爸。
「親家母,妳帶淑靜回去吧!」博正的爸爸答應她。

今天是淑靜的忌日,博正牽著孩子來花蓮祭拜她。
淑靜的媽媽正彎著腰拔著雜草,口中念念有詞的對著女兒說話。
聽到一聲「媽。」她回過頭看到博正和孫子,不理會他們,
繼續手上的動作,「你來這裡做什麼?你不覺得已經來不及了嗎?」
博正把鮮花放在瓶子裡,因為淑靜在過世前,曾對他說:
「博正,我沒有作對不起你的事,你要相信我。萬一我死了,可以送我一對鮮花嗎?」
即使是每天一束花他都願意,只要淑靜可以活過來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
「這是淑靜在還沒嫁前寫的日記,你拿去吧!」
淑靜的媽媽從袋子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交給博正。
~~我遇到那個叫博正的男孩,我好喜歡他……
~~今天騎車和人家相撞,右腳的傷口好大,痛死了,全身酸痛,
  而且月經也來了,好奇怪,才十天而已怎麼就來了?……
~~博正今天帶我去海邊玩,全身曬的紅通通的,下次要去海邊一定
  要記得擦防曬油……
~~昨天晚上和博正睡在一起,第一次好痛喔!
  可是為什麼我沒有流血呢?奇怪,大家不是都說會流血的嗎?
  博正會不會誤以為我不是處女呀?……
~~糟糕,月經已經超過一個月都沒來,怎麼辦?
  會不會是懷孕了?……
~~博正聽到我懷孕了,說要娶我,我好高興,
  可是他是因為愛我才娶我?還是因為肚子裡的小孩呢?……
~~明天就要結婚了,我一定會好好的愛他,也會愛他的家人……
「淑-靜-」博正概略的看完整本日記,大聲的喊著她的名字。
「對不起,我對不起妳。妳原諒我好不好?淑靜……」
他跪在地上把頭一直撞墓碑。
「起來吧!她最愛的人是你,每次她回來說起你家的事,雖然很傷心,
 但她都一一承受起來。只要你相信她,我想她在九泉之下會瞑目的。」
淑靜的媽媽拉他起來。博正坐在地上,扯著頭髮,
「我現在才相信她,已經太慢了。」
淑靜的媽媽拉下博正的手,
「博正,不會太慢,淑靜這孩子心很軟,只要你真心誠意的相信她,她一定會原諒你的。」
每年,淑靜的墓前都會有一個男人,彎著身,拔著雜草,口中喃喃有辭的對著她說話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

思念總在分手後…
為何總在失去後,才發現那是你的最愛!
男人就是這樣,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是處女…第一次就是要給他!
但他們有沒有想過,若是處女又不見得是第一次…(可以去重做一個)
若不是處女又不一定不是第一次…(可能不小心傷到)
話又說回來,男人希望自己的老婆是處女,
自己又喜歡在婚前多玩幾個,這不是很矛盾嗎?
由此可見,男人最自私…(當然也有少部份優質男性)
但願像這樣的故事,能警惕各位男士,別讓它發生在你身上…
好好愛惜你身邊的紅粉知己吧!
愛她 疼她 多照顧她!

Posted by 蓓蓓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Post Comment
  • sheila7485
  • 這篇真的蠻好看的…
    每次看每次哭
    ㄆㄆ
    <剛好看到你做品連結進來的外人^^>
  • baba750702
  • ^^我也很喜歡
  • a1z298loe
  • 很好...不錯的文章
    雖然...
  • siice0604
  • 雖然看過
    但每次總有不同的感覺
  • eager1121
  • 謝謝妳!
  • kimi72
  • 真的蠻感動~又有意義的一個文章啊~
  • ><對阿!

    蓓蓓 replied in 2010/05/21 10:39

  • bulu014girl
  • 借分享!感謝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