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周遭最熟悉親密的人,往往可能是最容易被你忽略的人。尤其是雙親──把你從小照顧到大、提供家庭,而你卻認為是拘束;殷殷叮嚀,你卻認為是嘮叨的人。

父母不是配偶,你不會和他們討論生活中的每件事;父母不是小孩,你不會細心照顧注意他們的成長。不管你有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,父母一直在那裡,有時和你一同旅遊、有時和你討論事情、有時和你同桌吃飯、有時和你電話聯絡、有時滿足你的需要、有時向你提出要求。

然而,你有多久沒有仔細注視雙親的容顏,你是否發現父母的臉上出現皺紋、手上有了老人斑,頭上白髮隱現或是日漸稀少,甚至向你抱怨健康大不如前。可能你注意到、聽進去了,但我猜大部份的時候你忽略了,你並非刻意不去重視,而是覺得你有更重要的事:也許你忙著賺錢、也許你一心玩Game、也許你被工作壓得焦頭爛額、也許你被小孩搞得人仰馬翻、更也許你正和另一半熱吵冷戰。

父母永遠是你的「最後優先」。你為了堅持自己的意見和父母爭執,卻說我以後會好好孝順父母;你向家裡要求資源以應付你的需求,卻說我以後會好好補償父母。你永遠要父母等待,等待你有錢、等待你有閒,卻沒想到以父母的年紀是最不能等待的。

新聞播出非洲難民衣食無著、波士尼亞戰火連天、土耳其強震死傷逾萬,你沒有感同身受,因為你不在那裡,太多的災難已把你變得沉靜冷漠;報紙刊載李登輝又發表兩國論、四個總統候選人相互攻訐,中共揚言攻台造成股市崩跌,你覺得都是老套,天天冷飯重炒,太多的煽情已把你變得無動於衷。

但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:你的知己向你訴說著清明節母親和姊姊掃墓,回程高高興興的來看他,卻為了他的一點瑣事含怒而去,凌晨零時出發,不到半小時就傳來車禍的消息,平時最疼他照顧他的母親就這樣離他遠去。送進醫院卻因傷勢過重難於急救,想幫忙也無從下手;爭執時說的氣話竟讓母親抱憾而終,再也沒有機會解釋道歉,當時的他幾乎要崩潰了。說到傷心處,你的知己頻頻拭淚,你想安慰他卻不曉得說什麼才好,這時候的你已無法再當旁觀的局外人,這樣的經驗猶如發生在你身上一樣。當他說到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時」,你才突然驚覺自己家中有被你忽略已久雙親,但幸運的是你的父母依然健在。

你一直覺得父母可以滿足你的需求,就應該可以自己照顧自己,卻沒注意到父母已日漸衰老。你一直視父母存在為理所當然,講你、念你、叮嚀你讓你覺得心煩,卻沒想到父母的健康就是子女的財富。

每天都有人生離死別,你卻認為你是幸運兒,這種事不會發生在你的身上。意外就是意料之外,也許一場急病,也許一次事故,你的親人就離你而去,快得讓你措手不及悔恨不已。讓你所謂的以後不再會來,讓你所有補償的承諾不用兌現,但你多麼期盼有一天能兌現你的承諾呀。你說要帶父母出國旅遊、要買最好吃的東西給他們吃、要讓他們住最好的房子,但他們卻偏偏等不到那一天的到來。你單身無伴,父母認為自己責任未了愧對祖先;你沒有孩子,父母沒有機會含飴弄孫安享天倫。

在父母心中你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,你沒有辦法讓他們沒有遺憾,卻可以盡量減少他們的牽掛。仔細看看你的父母,以你現在的年紀,他們不再是你小時候依賴撒嬌的無敵堡壘,也不再像印鈔機般可以供應你無限的需索。現在的他們,不管身強體健、衰老虛弱或是重病纏身,他們都需要你的關懷照顧。中國人向來是愛你在心口難開的,有什麼事情常常看在眼裡記在心裡,就是不好意思說出來。別人給你東西,你會記得說謝謝,老爸給你支援,你卻不曉得如何表示(亦或視為理所當然);到朋友家中作客,你會稱讚餐點好吃,媽媽煮了數十年,你何時開口說美味可口(還是抱怨菜色重複不合味口)。父母生你養你的關係是沒有辦法斷絕的,他們要得不多,只要一些關懷一些問候,但你卻常常無法做到。

你說以後要如何如何,倒不如把握現在去做。挑一些你認為簡單容易的事,改善一下你與父母的互動或是整個家庭的氣氛,也許你的人生就此不同,至少可以避免一些將來的遺憾。

Posted by 蓓蓓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