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和小孩有一個共通點:就是喜歡問一些愚蠢的問題。不過面對純真的小朋友,我們可以告訴直截了當地用真理來回答,再不濟也可以將問題推給學校裏勞苦功高的老師們來解決。但是女人的愚蠢問題總是殺男人個冷不防,莫名其妙地突然竄出,當場就得回答,哪有時間去找救星?如果你膽敢真心地回答,那只能等待歷年清明節的掃墓活動能在此時發揮作用,希望家門列祖列宗能保佑你平安渡過災難。 面對女人的愚蠢問題,男人首要是徹底遺忘華盛頓砍櫻桃樹的神話,要記得男人是那棵倒楣的櫻桃樹,而女人是永遠的華盛頓。記住:你沒有誠實的權利!牢牢記住這個定律後,我們才能應付以下女人四大類愚蠢的問題。

《第一類 絕對是非題》
女人發問的第一種愚蠢問題,是屬於是非題。比如:女人憂心忡忡地問道:「你有沒有發現我的眼角新增許多小細紋?」雖然你覺得她的魚尾紋深若「馬里亞那」海溝,可你千萬要不動聲色地戴上眼鏡,花些時間仔細觀察後用力地回答:「沒有!」當女人開心地問道:「你覺得我今天穿的這套洋裝好看嗎?」你要將視線由清涼寫真上移開,然後專注而誠懇回答:「好看極了!」女人捏捏腰際的一大團脂肪,小心翼翼地問道:「你會不會覺得我發胖了?」你絕對要大聲回應:「不會!我還覺得妳太瘦了!」女人委屈地問道:「你是不是很討厭我的無理取鬧?」雖然好幾次想要用硫酸洗淨她的爆烈脾氣,可是你還得和藹地回答道:「不會!因為那是屬於妳我的生活情趣。」總之,這類問題的解答只有一個,而且絕對不是你腦海中浮現的感受,你要回答她心中預設的答案,一個會讓她歡喜無比的答案。此後,不管她再如何的重複逼問,你就只能耐住性子,捧上這個唯一答案。當她藉由你的答案催眠自己之後,你會看到她笑容的比太陽還燦爛,你的日子定會輕鬆不少。

【課後練習】
問題一:女人問道:「你的父母喜不喜歡我?」 (情境假定:令堂在見過她第二天後立刻幫你安排相親活動。)
問題二:女人問道:「你相不相信世上有永恆的愛情?」
(情境假定:在你的愛情辭典裡,「永恆」跟「狗屎」是同義詞。)

《第二類 違背良心選擇題》
女人第二種愚蠢問題是屬於選擇題的範疇,她們會很寬容地讓你有選擇的空間,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該選哪一個讓她高興讓自己輕鬆的答案。比如在歡樂的聚會結束後,女人會緊緊挨著你,然後小心地問道:「我和你朋友的女友誰比較美?」開什麼玩笑?人家是橫掃縱貫線最火辣的檳榔西施,在美艷度上硬要跟人家一較高下,不啻是以卵擊石、螳臂擋車。不過這種發自原始慾望呼喚的看法,你只能硬生生的往肚裏吞,否則一路不愉快地回到家中,你定要承受一番皮鞭加滴蠟燭的酷刑。所以標準答案是狠狠罵她:「三八查某!她要怎麼跟妳比?這就好像吻仔魚要怎麼跟龍蝦比?」然後女人會撒驕跺腳地說:「你騙人!我哪有她美啊!」但是保證一路上她的嘴會笑得比鯊魚還大!當女人試探性地問道:「歷任女朋友中誰對你最好?」其實「天下烏鴉一般黑」、「小馬不要笑長頸鹿臉很長」,日子久了女人們還不是都一個樣,她們帶給你的苦痛只是程度上的微小差異,本質意義絲毫沒變!不過你心中雖然雪亮,可千萬不能誠實說出,否則包你夜夜孤枕想著飯島愛垂淚到天明。所以你要緊緊擁住她,用盡所有深情的語音回答道:「在我心中,只有妳一個女人,也只有妳是真正對我好……。」

【課後練習】
問題一:女人來電問道:「你是要來接我回家?還是我坐朋友的車子回去?」問題分析:光打這通電話的時間就夠讓她回到家中……。
問題二:女人問道:「我們是拍二十萬的婚紗好呢?還是把錢省下來買鑽戒?」問題分析:其實她兩者都想要……請不要忽略複選題的可能性。

《第三類 恐怖申論題》
女人發問的第三種愚蠢問題屬於申論題。這種問題的回答非汎汎之輩可以妥善處理,需要有極高的段數與清楚的頭腦方能克盡全功。例如:女人滿腹心機地問道:「你過去比較愛我?還是現在比較愛我?」這個問題十分陰險!如果你回答:「過去比較愛妳!」那就是代表現在不愛她,保證你當場會被她甩一個巴掌,你臉頰上浮出的手掌印,鐵定有她破裂的感情線!一般頭腦不太靈光的男人會答道:「現在比較愛妳!」這似乎是個標準的回答,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,女人接下來一定會如狂風暴雨般地攻擊你:「你說現在比較愛我,可是為何我沒有感受到你的愛意?」、「為何你變得如此冷淡,生日連束菊花也沒送?」、「為何你不再親親 ,說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?」、「為何你上街老是盯著別的女人看?」所以,千萬不要墮入女人的問題陷阱!那該如何處理呢?注意!這是一個申論題,當然要用申論題的長篇大論方式來回答,立論大綱就是:「我現在比過去愛妳,但是未來會越來越愛妳」接著依此小心地加以推論演繹:你可以陪著她一起細說當年浪漫的往事,回想過去經歷過的風風雨雨,然後勇敢地承認現在兩人相處的確面對了一些問題。但是你要強調她就像一杯醉人的的醇酒,越品嚐越有味道,接著你要堅定地表明你有絕對的信心與強烈的愛意,能夠處理這些小小的摩擦。然後,就當做夢似的許她一千萬個美麗的未來。如果你話說的夠夢幻,時間拖的夠長久,相信這問題所衍生的危機必定是迎刃而解。

《課後練習》
問題一:女人問道:「如果我和你媽媽同時掉到碧潭裏,你會先去救誰?」情境假定:請先在心中默誦白居易《慈烏夜啼》:「昔有吳起者,母歿喪不臨,嗟哉斯徒輩,其心不如禽!」後作答。
問題二:女人問道:「你比較喜歡我的身體?還是我的靈魂?」情境假定:其實……妳的靈魂讓我傷心,妳的身體讓我無神……。
《第四類 愛的填充題》
第四種愚蠢的問題是很傷腦筋的填充題,所有戀愛中的女人都必定會殺出這個問題來讓男人不知所措。她們總會不經意地問道:「你有多愛我?」男人用再多瑰麗言辭與恆久的諾言,都無法讓女人相信你的答案!在一次次填充題的輪迴中,張橋神想白了幾許青春的鬢髮,在禪思了幾回遠山的秋色後,頓悟這唯一的答案:將你對她的愛情認真而誠懇地用行動表達出來,讓你的天長地久、真誠愛戀化為具體的感動,一點一滴慢慢填進她的心底……。

蓓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x8827616
  • 這樣教壞呢許多男人呢
    我也被教壞呢~^^
    不過也可以讓一時無法說出的話
    可以說出..我太慢看這篇文章呢
    埃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