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那個貧困的年代裡,很多同學往往連帶個像樣的便當到學校上課的能力都沒有,我鄰座的同學就是如此。
  他的飯菜永遠是黑黑的豆豉,我的便當卻經常裝著火腿和荷包蛋,兩者有著天壤之別。
  而且這個同學,每次都會先從便當裡撿出頭髮之後,再若無其事地吃他的便當。這個令人渾身不舒服的發現一直持續著。

  「可見他媽媽有多邋遢,竟然每天飯裡都有頭髮。」同學們私底下議論著。為了顧及同學自尊,又不能表現出來,總覺得好骯髒,因此對這同學的印象,也開始大打折扣。
  有一天學校放學之後,那同學叫住了我:「如果沒什麼事就去我家玩吧。」雖然心中不太願意,不過自從同班以來,他第一次開口邀請我到家裡玩,所以我不好意思拒絕他。
  隨朋友來到了位於漢城最陡峭地形的某個貧民村。
  「媽,我帶朋友來了。」聽到同學興奮的聲音之後,房門打開了。他年邁的母親出現在門口。「我兒子的朋友來啦,讓我看看。」
  但是走出房門的同學母親,只是用手摸著房門外的樑柱。
  原來她是雙眼失明的盲人。我感覺到一陣鼻酸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  同學的便當菜雖然每天如常都是豆豉,卻是眼睛看不到的母親,小心翼翼幫他裝的便當,那不只是一頓午餐,更是母親滿滿的愛心,甚至連摻雜在裡面的頭髮,也一樣是母親的愛。

Posted by 蓓蓓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